LOFTER摄影

欢迎复制发布的文章链接私信给我投稿,会转载推荐大家的好作品~

【已开奖】赠书活动 | 精神的壳:在文学和影像的“重影”下,发现完整的北岛



【中奖名单】

 @木辛  @三寒 

恭喜以上两位每人获得北岛摄影图文集《重影》 亲笔签名版1本。

 @清显  @艾比·沃辛  @Buddhist禁欲所:拾玖 

恭喜以上三位每人获得北岛摄影图文集《重影》1本 。


请于11月25日前主动【私信】 @LOFTER摄影 提供您的【收件人+联系电话+省市区详细地址】,逾期作废,奖品书将于信息集齐后寄送。


===== 以下是活动详情===== 


【本期福利】

北岛摄影图文集《重影》 亲笔签名版 x2

《重影》非签名版 x3

随机抽5人

 

【活动时间】

2019年11月6日-2019年11月13日

11月18日前在本帖公布中奖名单

 

【参与方式】

11月13日前点击小蓝手推荐本篇文章,并关注@LOFTER摄影

Ps:在本帖下评论你想获得本次福利赠书的原因,被抽中可能性更大


-----------------


本周,诗人北岛的摄影图文集《重影》在网易蜗牛读书独家上架,在我们熟悉的诗歌之外,他的摄影作品也给予了观者另一双眼睛,让我们得以看到诗文之外的北岛。北岛对于这本书即满意又珍视,他自称是业余摄影家,但或许在文学和影像这两种语言的「重影」之下,才是完整的北岛。

点击免费阅读>>>《重影》

 

摄影与诗歌同时萌芽的70年代

70年代,北岛的诗歌与摄影创作几乎是同时开始的。诗歌的萌芽源自颐和园后湖的一次划船,同行的同学乘兴背诵了一首食指的《相信未来》,触动了北岛内心诗意的琴弦,他突然意识到,我们的诗歌无论是音韵还是模式,都必须要找到一种新的可能性,就这样在食指的启蒙之下开始了诗歌创作。


几乎是在这同时,北岛花80块钱买下了一台二手的捷克爱好者相机,“最初是为了拍美女找对象”,北岛笑着坦承。后来在建筑工地干活,北岛以帮工人师傅们拍全家福而闻名,继而便有工地的宣传科找上门来,想为北岛办一个“抓革命、促生产”的摄影展。那个年月写作颇受限制,北岛便利用摄影做掩护,为自己的写作创造了便利的条件。他提出需要建一个暗房冲洗照片,“不能有任何漏光,不能有人进来打扰”。后来虽然摄影展因故没能办成,但在那个两米见方的简易暗房里,北岛完成了中篇小说《波动》的初稿。


后来移居国外,北岛结识了当时“垮掉的一代”的代表艾伦·金斯堡,两人在1990年的夏天的一场国际诗歌节上同游首尔,沿途拍摄遇到的各种细节,金斯堡也成了北岛的摄影师父。他推荐北岛使用olympus的相机,并指导他不要使用闪光灯,也是在金斯堡这里北岛这才意识到,原来摄影也可以成为一种经济来源。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北岛随身携带的一直是金斯堡推荐的那款olympus胶卷相机,数码相机虽然操作便携且感光性好,却会让人失去对光线的敏感,用北岛的话说,“技术革命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把人带入了新的困境”,拍照变得太容易了,人们不再珍惜拍摄每一张照片的感受。


在摄影与绘画中,看见真正的诗人

一个美国诗人说过,“诗歌是在语言中发生的事件,摄影是在影像中发生的事件。”而北岛认为,自己作为一个业余的摄影家,能发表摄影作品比发表文字作品更让人兴奋,他正是用自己这双诗人的眼睛去重新看见这个世界。

北岛的作品里有不少“窗户”“帷幔”的象征符号,他自认这是一种心理障碍,他倾向于用这些意象把自己和外界隔开,而不是直接拍摄外界。艺术家邵文欢评价说,北岛是在用一种冷静的眼光去靠近和拍摄抽象的景致。



画家王犁说,假如只看到一张北岛的摄影作品,会以为是相机镜头不小心划过拍下来的,但发现他每张作品都是这种划过的感觉,就意识到这个作者是在用他独特的眼光来看待世界。王犁认为北岛的照片里有很强的绘画性,让他联想到超现实主义画家玛格丽特和抽象画像蒙德里安。在他看来,北岛的摄影作品受到美术作品的滋养非常深刻,既是摄影也是绘画。



北岛画作《墨点的启示》


而绘画,恰恰也是北岛艺术之路上的一种“自我救赎”,2012年北岛中风,医生认为他的语言能力只能恢复到30%,北岛便停止了写作,开始画画,并在之后的5年时间里持续创作绘画,他认为自己的摄影和绘画是连在一起的。

著名的诗歌评论家钟文曾说,诗人显示的都是本真的我,因而诗人在现实世界里特别容易被侵蚀。哲学里面有一句话叫“他者即地狱”。他比较了顾城跟北岛,顾城是一个本真的诗人,但他并不是一个有强大意志力的人,所以他需要有一个“他者”为他和现实之间筑起一道桥,这个他者可能就是他的爱人。而北岛是一个意志非常强大的人,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树立一道屏蔽现实的墙,从而保全自己的诗歌世界和精神王国。



新书《重影》的策划沈祎与北岛相识多年,正是在北岛生病之后,她才对这段话有了更深的感触。对于一个诗人来说,丧失70%的语言能力是非常危险的,上帝几乎把他手中的笔给夺走了。沈祎引用了法国哲学家德里达的一段话来评价北岛:“一个典范的诗人,应该有能力去拥抱和服从语言的优点,因为语言不能永远被你所有,它可以随时被夺走或消失。但是一个典范的诗人可以在各种语言中迁徙和旅行。哪怕你不写诗,你也是一个诗人。”

正是在北岛生病之后,在他从摄影和绘画中找到新的语言之后,我们才对他诗人这个身份有了更深刻的一个体会,摄影和绘画,何尝不是在写诗?

 

北岛摄影作品的自我解读


《视野》


北岛:我从80年代到国外生活之后,慢慢找到了一种摄影语言的可能性,这幅作品就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幅。2004年夏天,我到瑞士的一个小镇旅行,参观著名法国画家巴尔蒂斯的故居,我发现旁边有一个马圈,巴尔蒂斯把马圈的门窗涂上了颜色,这匹马的存在就比较抽象和超现实主义。当时马正在窗口往外眺望,我从不同的角度看马,最后觉得侧面的效果最好,因为这个窗口本身就像画一样,所以这个构图是比较独特的。

 

《梦中时刻》


北岛: 2007年我从美国搬到了香港,在香港中文大学教书。我带着孩子在海洋公园的水族馆玩,拍的时候因为光线比较暗,效果反而比较好,如果特别清晰的话反而不行。在谁的流动过程中,速度比较慢,光线也黯淡。所以这幅作品的名字叫做《梦中时刻》。

 

《无题》


北岛:我在国外居住了14年,其实一直面临着一个“翻越”的问题,所以经常拍窗户。这是2008年我去参加一个诗歌节,和一个老朋友聊了很多十多年前的旧事,心情很郁闷,后来拉着行李箱在海牙的火车站突然发现有一个窗户的玻璃是被打碎的,看到外面的世界像天外天的感觉。那一瞬间我就拍了大概两三张照片,突然心情就好多了,就有一种释放的感觉。

 

《窗户》


北岛:我拍摄窗外的时候一般不会直接地拍,而是会透过一个帷幔,后来我觉得其实当你要面对现实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半透明的临界状态,这样看起来就不会那么真实。所以窗户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明显的心理障碍,就是要不要真的去打开窗户,还是要透过一些东西去看外界。

 

《无题》


沈祎:北岛老师很少拍人,他为数不多的跟人有关的作品都是人的影子或背影。这张的对象很特别,感觉非常温暖,有一种生命的体验,因为老师拍的是他的小儿子。

北岛:我的儿子小名叫兜兜,大概在他六七岁的时候,当时在我北京的家,在拉帘和窗户之间有一个比较宽的一个窗台,拍的那瞬间他自己看不见,我就抓拍了好几张。

 

《重影》


北岛:这张照片其实是在一个酒店拍的,我突然发现这个一个门缝,赶紧拿手机拍的,你能感觉到那种光线在门缝里的时间感,这个处理是我自己比较满意的,也是比较简洁的。感觉像推和开之间有一种诱惑,然后又似乎没有什么。你注意看其实有一个很小的阴影,是一个门把。而且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后来又回到这个酒店,带着莱卡相机想要专门去拍,但是那一瞬间已经过去了,好像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上帝只给你一次创作的机会,摄影的瞬间是非常重要的,好的照片恰恰在这一瞬间,而不是下一瞬间。


评论(235)
热度(742)
  1. 三寒LOFTER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非酋逆天改命现场!!我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动力就算是从入门到入土的旧石器考古,我也觉得可以再努力一下!...
  2. worthyLOFTER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幸运11月
  3. 清显LOFTER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我也有这么欧气的一天
  4. 白米饭配肉汁LOFTER摄影 转载了此文字
    ?!11月份对我太好了!!!!!!!啊啊啊啊

© LOFTER摄影 | Powered by LOFTER